云yún云云

happy birthday驼妹

脑洞是从其他文引发出来的的,
请勿上升真人




“Happy birthday,Deft。”金赫奎看着从遥远的上海寄来的影碟,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柔和。

“赫奎啊,因为不可能去韩国看你,所以就拍了这段画面给你,但愿你能在10月23号之前能收到。”自从金赫奎离开去了韩国,已经快一年了,作为最开始把金赫奎拐进edg的肥螳螂首先开始说话。

“金赫奎,我们好想你啊!”突然从下面冒出的人儿不仅吓了画面中的厂长一跳,也吓了金赫奎一跳,zzm还是一如既往活泼呢。想念吗?其实他也想呐?但是高强度的训练和对s7冠军的渴望,不是因为一点想念就可以被打破的呢,不然当初也不会选择离开中国去了韩国。

接下来出场的是拿着硕大的韩国零食的李多多和阻止厂长抢零食的童杨。看到这,金赫奎微微皱了下眉头,虽然知道他们都挺喜欢吃零食的,但是感觉这两个人嘴巴没有停过啊。

画面转换到另一边,是新来的ad在害羞的和金赫奎打招呼,好像是金赫奎的粉丝呢~对奥,原来这个就是meiko在一直照顾的ad啊,想到这,羊驼眯了眯眼睛,似乎……对了,meiko人呢?

因为是录制的东西,自然不可能随心所欲,想看到谁就看到谁,想想也许会在下面出现,金赫奎也就安心的看了下去……

整整10分钟的片子下来,金赫奎却发现竟然没有出现meiko傻笑的身影,莫非是出了什么事?

生病了吗?那个白痴!心里不住的咒骂了一声,金赫奎不知道那是在骂meiko还是在骂自己。离开前,明明有叫他好好照顾自己的!什么电竞交际花,在金赫奎眼中meiko只是个会添麻烦,让自己担心的小捣蛋,可是他——金赫奎却又偏偏爱上了他!真是孽缘啊!

关上电源,并不算小的房间里刹时安静下来。

现在是10月22日,夜晚11:30分,再过30分钟就是10月23日了呢。

有点不习惯,自从和meiko交往以来,每次的生日都是和meiko一起过的,少了miko的气息,还真是有些寂寞。
寂寞?!或许吧心理学家说的很多,往往越是努力的人,内心越是寂寞。而金赫奎或许也是其中之一。

离开edg到韩国已经10个月了,除了几次简短的通话以及各种韩员带过来的一些小道消息之外,金赫奎和meiko几乎没有交集。

有时金赫奎甚至会觉得meiko或许已经忘记了他的存在。

咚咚咚――咚咚咚――

敲门声?奇怪,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或许是值班的教练看到自己还没睡来催促了吧,在过几天就是s赛了,现在要调整作息呐。

抱着如此的心态,金赫奎打开房门,什么都没看,连想都没想就开口,“我马上去睡。”

“啊?!哈哈哈,sb金赫奎你跟谁说鬼话呢?”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气息,刻在心中的深深的印记――

“meiko!你怎么……”金赫奎不敢相信的张大着眼睛。

“好啦,啊,金赫奎你的眼睛再瞪下去小心成水泡眼哦,我大老远跑来,你都不请我进去吗?”纯净的微笑。

在才发现两人正站在门口,夜晚的风轻轻吹拂起田野的黑色发丝,金赫奎在恢复四条眉毛后连忙让出道来。

一杯热咖啡,热气缈缈――

“赫奎啊,录象收到了吧。”田野瞄了一眼被小心放在架子上的蓝色盒子多少已经料到,不过他还是想再证实一下。

“恩,收到了。不过……”

“不过什么?”一片蔚蓝闯进金赫奎的视野。

“下次叫多多和厂长少吃点零食,那种东西没什么营养。”沉默了一会儿,金赫奎才慢慢开口。

“哦。”轻轻的应允了一声,一切又恢复沉寂。

时钟的指针指向11:50分。还有10分钟――

“啊,金赫奎,你个野狗东西,不欢迎我吗?干吗不说话?”

“没,只是觉得有些突然。iko,你瘦了,想我吗。〃金赫奎转过头,直视着田野。

“你,爸爸才没想你,我只是忽然想来韩国玩了。”蹩脚的借口。

田野还是像以前那么不干脆。

硬是扳过田野别向一边的脸,很大方的在上面印上一吻。

金赫奎满意地看着田野的脸色由白转青,再由青变红,不禁笑出声来,“田野还是一样的好吃。像个红透的苹果。你能来,我很高兴”说着,又吻了上去。

“是吗?要不要吃吃看,”不甘示弱的田野回以颜色,却不知这会引火上身。

“哦?那恭敬不如从命咯?!田野,我这里就有苹果。”金赫奎邪恶地笑了笑,从手提的包包里摸索了一阵,果不其然真的拿出了一只大大的红苹果。

原以为金赫奎只是开个玩笑,却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拿出了个苹果。

“iko想不想一起吃呢?”i金赫奎的大笑脸此时在田野眼中着实是一大威胁,一种莫名的心悸在田野心中涌动。连眼皮也不听话地猛跳起来,不对!一定有问题!!

“人家可是留了这么一个想和iko一起吃的呢。”金赫奎眨巴着眼,刹是可怜。

不过meiko也不是那种会立刻就心软的人,毕竟他和金赫奎走了两年的下路,太清楚对方的套路了,但是恋爱中的人啊,智商都是负的,尤其像田野这种。

看田野诺不发声,眼神中一副“你自己一个吃吧”的表情,金赫奎决定先下手为强,“啊~不说话就是表示默认喽,呵呵!那我们一起吃――”

身体被金赫奎牢牢的压住几乎不能动弹,田野的眉头纠结在一起,“赫奎!” 但是口中竟然暖暖的小奶音。

“人家只是想和iko一起吃苹果嘛!你看红透透的苹果,多可爱。”金赫奎一手举起着苹果,一手却嚣张的伸进田野微敞开的睡衣之中!

不详的预感果真灵验了……“金赫奎,你不是吃苹果嘛,干吗把手伸进我的衣服里!”多多少少明白金赫奎想干什么的田野立刻决定吸引金赫奎的注意力以拯救自己的贞洁。

“iko.cute,这招你已经是第108次使用了,换一招吧,也让我有个新鲜感。”巧妙的解开田野衣服上的扣子,金赫奎顺势抚上雪白的胸膛。

“啊…金赫奎…放手!”

“差点忘了,还要给iko喂苹果呢~”金赫奎笑眯眯地在苹果上咬上一口,嘴对嘴地预备喂给田野吃。

“能不能不――”最后一个“吃”的音被中途堵截,金赫奎早已经将苹果片喂进田野的嘴里,离开的时候连带着一缕银线。

“iko~,好吃吗?”

“还行。”甜甜的,有一股芳香渗入喉咙,田野品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好吃就好。那么接下来就轮到我开动了~”

“就是啊,那苹果只吃了一口,扔掉也怪可惜的,分着吃掉吧。”田野指了指金赫奎手中的苹果,说道。

“啊,iko还想吃吗?可是人家也很想吃呢。”

“那就一起吃嘛!~”

“呵呵,这可是iko自己说的哦~”金赫奎的脸上微笑横溢,“那么,我开动喽!”语音刚闭,便抢先吻上暴露在外面的小小突起上。

“啊……!赫奎,不是吃苹果嘛,你……”

“对啊,是吃苹果,我现在不是正在吃一只叫做iko的苹果吗?”

彻底意识到金赫奎口中的苹果和自己口中的苹果并不相同时,田野已经挣脱不开金赫奎的束缚了。

当当当――当当当――

古式的挂钟响起浑厚的声响,示意着新的一天的到来――

无法抵御金赫奎的田野此时一味的顺着金赫奎动作而下,整个房间中洋溢着甜甜的喘息声。

“金赫奎,啊…生日,…快乐~!”这是田野在意识消失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恩~翻了个身,金赫奎慢慢睁开眼睛,揉了揉,窗外已经阳光普照――

奇怪,是梦吗?

动了动身,一阵粘腻!不对,不是梦境!

左看看,右看看,找不到对方的身影――

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难道他已经回上海了吗?

“早安,赫奎!你在想什么呀?”

金赫奎抬起头,迎上对方眼睛,“没。”

“哈哈哈,是在想我吧,你的眼睛可是说得一清二楚哦~!”

“想你?少臭美吧你!”

“哎呀,赫奎害羞了哦~~~”

“才没!对了,为什么那么长时间不打电话给我!”

“国际长途很贵的也,因为想亲自跟你说生日的祝福嘛~!怎么样,喜欢我的礼物吗?”

“礼物,嘿嘿…”金赫奎笑了起来,“我希望以后每天都能有这样的礼物呢。”

轰,脸立刻红了起来,“金赫奎,你,你不当人!”

“是――我不当人,我最亲爱的田野~~”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