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yún云云

你我他

请勿上升真人*3
只是一个脑洞~imp很坏。😂😂😂

结局未定,驼妹~abo

可以考虑番外,哈哈哈





在三星称霸英雄联盟时,金赫奎是个比较冷漠的男孩儿,他不懂体贴,不懂浪漫,不懂怎样去表达自己的感情,他只是三星蓝中最小的弟弟伴随萌萌的外表,是最受照顾的弟弟,同时,他和联赛中大部分队友一样,是一个alpha.



他有个喜欢的人,三星的imp,一个萌萌的omega,他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是深爱到骨髓的那种感觉,可是没有一件事是十全十美的,imp很花心,他是一个不让人标记并且徘徊在多个alpha中的omega。



对于imp来说,谁成为他的男朋友或女朋友都不重要,只要他有点喜欢就行,他有数不清的备胎去度过他的发情期,

但他从来都没有接受过金赫奎,金赫奎连他的男朋友都不是。



三星的哥哥都劝金赫奎说,算了吧,你们不会合适的,金赫奎却死活不听,固执的单方面的进行了一场飞蛾扑火式的恋爱。



imp和deft关系最亲密的时候是有女朋友的,他没有和女朋友分手就和deft慢慢好上了,原因很简单,他那个时候的确爱着deft,但他也舍不得他的现任…



deft是个清醒的boy,但不理智,他对于他的初恋总感觉像是他的全世界,他幻想着,幻想着imp总有一天会真正爱上他,并甩了那个女孩子。



s4,三星白夺冠,deft虽然难受,但替imp感到开心,那天,他们庆祝到了很晚,酩酊大醉…



金赫奎从来没有想过趁着imp喝醉的时候做些什么,他把imp抱到了房里,却没有躲过imp的攻势,喜欢的人在自己怀里,还一直撒娇,他最后还是沦陷了。



嫣红的小嘴唇配上imp独有的嗓音,醉酒后的妩媚带着一点刚气,迷了deft的心,他就此沉醉,在imp说出求你上我的时候,他知道imp和很多人上过床,但他还是没有克制住,他想,会不会他和他上了床,他就可以成为imp的唯一。



而往往,事与愿违…



从那之后,deft秉持了我上了你就要对你好的原则,开始对imp进行猛烈的攻势,他可以为了他改掉一些养成许久的习惯,凡是imp看了不喜欢的他都改;可以在两人出去玩或是比赛忙碌期间做饭洗衣;更可以在和他吵架时,因心神不宁翘掉职业联赛,他们也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床伴。



而这一切,对imp来说都是心安理得的,两个月后,他对deft的好感淡了,他开始疏远deft,并新交了其他的男女朋友。



但是deft还是没有放弃,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又是同一个俱乐部,哪是那么容易就放弃的?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对他好,为他送早饭,在他缺钱时,想尽办法给他钱花,这些的这些,imp都安然的接受了。



imp不想放过deft,他给了他希望又给他绝望,或者说,是deft不想放过自己,哪怕imp再冷漠,再不想理他,他依旧保持着热忱,依旧向往着那段美好的爱恋。



imp又换了新的男朋友,他和他接吻时,被deft撞见,deft跑去问他,你凭什么这么做,imp说,你有资格管么?



imp说的没有错,deft小小的镇住了一会,的确,我连他的男朋友都不是,我有资格管么。那天,他们大吵了一架,最后的结果,还是deft先低的头。在爱情的战场里,谁先动心,谁就输了。



有次imp去见网友,一个人去,deft不放心,硬是把imp送到了那个地方,imp嫌弃deft碍事,不理他,deft还是和他说,你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我手机一直开机的!



deft为了怕imp找他,通宵了整整两个晚上,他不敢睡。怕睡着了就错过了imp的电话。



然而第三天,imp红着眼和他说,我,被强暴了。deft怒红了眼,作为一个男生,没有保护住自己喜欢的人,他是有多痛心,他就差没有提刀去宰了那个网友了。



但是没人说的清楚~是强暴还是自愿,在爱情里,就是这样,虽然想给你幸福,却走不进的你的世界, 命运,有时候像一双没有方向的翅膀,飞到错的地方才明白,原来自己还渴望回去。



从始至终,他们都没有在一起过,除了肉体。从一开始,我是你的路人甲,却没想到,到最后,我还是你的路人甲。



s5之前,imp说要来中国,deft早早的选择了一家中国俱乐部,以便于帮imp探路。



deft开始疯狂rank,他希望自己站的更高,好让imp更容易看到他。



他发现了自身下路的问题,他发现他无论如何和mouse都配合不好。



恰巧,他捡了一个名叫田野的辅助,仿佛是量身定制,田野和deft真的很合的来,由于田野年龄比较小还没有分化,金赫奎竟也会耐着性子交他些什么。



捡来的辅助田野,是个萌小孩,对于这个花花绿绿的世界,一知半解。



他只在空闲的时候,发现自家adc大张旗鼓的喜欢lgd的adc,但是好像lgd的ad很花心啊,像羊驼那么笨的生物会不会被骗呐,田野脑子里经常为了这个问题而挣扎。



田野第一次碰到像金赫奎辣么好的人~他觉得像金赫奎辣么厉害的alpha竟然肯交给自己一些技巧,真的好难得,他一直以为打职业的alpha都是比较冷漠的。



田野和金赫奎,同在下路,渐渐的田野发现自己好像有点依赖金赫奎了,怎么回事呐,田野想不明白,也不想想明白。



田野不开心,明明和金赫奎排的好好的,金赫奎又把他踢下车,和imp双排去了,也不知道imp哪里把金赫奎迷成了那样。



忽然有一天,金赫奎硬生生拖着田野去喝酒,随着一杯杯下肚,田野意识到金赫奎本就是来买醉的。



终于,金赫奎爆发了,他哭了,田野看着金赫奎的眼泪有点怔怔的,不知怎么的,心里酸酸的,好像难过的不是金赫奎是田野一样。



金赫奎哭着问田野,为什么具陹斌就是不喜欢我,为什么他又和别人在一起了,为什么他连让我和他在一起的机会都不给我。



田野无法回答,只能安慰他说,别想了,睡一觉,醒来就好了。



第二天,厂长告诉deft,小小的小孩拖着180的羊驼是有多么的戏剧感。当局者迷,月半岂己微微带了点私心的提醒羊驼,他看他的荡荡都快为金赫奎急死了,只好帮帮他们啦。



渐渐的,金赫奎习惯了来自具陞彬的伤心,他忽然觉得好累,为什么喜欢一个人会那么累就好像用尽了全力也进不去那个世界,他喜欢了具陞彬整整一年半,忽然他觉得该放弃了,失望了一次又一次,难过了一次又一次,这样的坚持也许还是没有结果的吧,至少,他想离开具陞彬,让自己好好的谈一次恋爱,好好的善待自己。再见,时光。再见,那个那个爱了整整一个曾经的人。



金赫奎开始逐渐封闭自己,他将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到比赛,他开始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冠军,偶尔在空闲时,还是会和具陞彬聊聊天。



某天,金赫奎需要换个鼠标,他本想让meiko一起去,但是最近他对meiko好像有种怪怪的感觉,也不知道咋回事,就还是去找胖将军了。



而胖将军想到金赫奎最近那么拼,觉得他应该有个好好的休假,毕竟这肯定和imp有关,他就忽悠meiko在某个时间地点去等deft。



meiko这么纯洁的小孩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满心欢喜,以为deft真的叫上自己一起去买鼠标。



deft看到meiko是有点失望的,虽然胖之前有和他说过会找其他人陪他一起去,但他第一反应是imp,从未想过胖会找meiko,这个萌萌糯糯的小孩总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他怕自己会伤害到meiko,虽然已经决定忘了imp,但是忘记一个人哪是那么容易的,一些保留在心中的碎片,不想忘。



meiko作为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还没有分化,但是身上甜甜的奶香总是有种引人犯罪的感觉。



那天下午meiko和deft买了好几个鼠标,只是因为羊驼懒得在出来了,meiko走在羊驼的边上,看着他笑嘻嘻的四条眉毛,忽然发现自己早已深陷泥潭。



晚上,meiko搬去和金赫奎睡了,金赫奎带有青草香味的信息素围绕在田野身边。



半夜,meiko因为身上的灼热迷迷糊糊的醒来,身上的牛奶香愈发的迷人双眸带着些水润,眼角发红,双颊飞霞,火一般的热度在全身蔓延,五感在那时变得愈加清晰,平日被meiko忽略掉的deft的气息显得那样明显,充满着诱惑力。



meiko一向敏捷的大脑变得昏昏沉沉起来,四肢也没有了往日的力气,只能软弱的蜷缩在床上。



他无数次想过自己的分化,却从未料到他的分化时间提前了,而且变成了一个omega。



在电竞这个行业,omega几乎是不被允许存在的,omega会因为发情期和体质等问题影响到自己场上的发挥,但是有少数omega却被留了下来,比如imp,比如童扬。



meiko想逃,他不敢面对deft,怕因为自己是omega而让他失望,但是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灼热的神经开始更加变得迟缓,也许是受了deft信息素的影响分化提前了吧。



青草味信息素渐渐靠近,很浓郁,似乎是受了omega气息后也开始发情。



不,不……别过来,meiko内心挣扎着,因为你是dedt,所以我不想让你看到这样的我。



“别,别过来…”meiko努力的告诉自己去抗拒对方,但是当手指触碰到deft火热的皮肤时,推拒变成了邀请,抵在deft身上的腿开始弯曲打开,一点点环上对方的腰,最后,meiko主动献出自己的吻,之后的一切像是一场不被想起的梦,迷幻而破碎。deft没有标记meiko,他舍不得在他迷离时标记他,而meiko心满意足,因为他是deft啊。



第二天,meiko刚醒就想逃,但他被deft牢牢的圈在了怀里,“meiko,你听我说,虽然以前我喜欢的是imp,现在我好像有点喜欢你了,我已经决定去忘了他了,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做你的男朋友。”



meiko多单纯啊,一听到deft也是喜欢自己的瞬间红了脸,“你不当人,哼,谁要你喜欢了。”却还是点了点头,嗯。



meiko和deft就这样开始了秀恩爱日常,“meiko我要吃糖”,然后meiko就从胖将军那里偷了两颗糖给deft。许元硕感觉受到了一万点伤害,厂荡在秀也就算了,驼妹怎么也开始了。



金赫奎不再和imp双排了,他只会偶尔和imp聊聊天meiko想,他以前那么喜欢imp,现在给他点时间让他忘记吧。



deft很喜欢meiko,他觉得meiko是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了,会关心他会呵护他,会给他不同于哥哥的温暖,他已经在努力减少和imp的接触了,他怕meiko会伤心。



一天下午,老三星的队员和meiko一起开车,选人的时候,deft让meiko去中,其实meiko是想要辅助的,meiko就说,我坑了不怪我啊。



然后deft选了ad,最后还有几个位置,meiko忽然想deft让我去中不会就是想和imp走下吧。



最后选位结果是,dandy上路,spirit中路,deft下路,imp辅助,而meiko确是中单,还没有开始打meiko就已经心态爆炸了,自己男朋友和他名义上的前任一起走下,还是自己男朋友让自己去走中的,meiko越想越憋屈,默默的开启了狂送模式。其实meiko已经好久没打中了,但因为是deft说的,他还是去了,他一遍遍的告诉自己只是个意外。



中路蹦的很惨,0_13,meiko觉得这个游戏不属于他,韩援用的都是韩语,根本看不懂他们在说什么,meiko有打字,金赫奎只是象征性的理了他一下。



再后来,imp用拼音发了一句,我辅助都比他伤害高,哈哈哈。



meiko瞬间爆炸,我又不是圣母玛利亚,我tmd看到我男朋友和他前任玩的那么开心,他们下路有说有聊的,我不应该生气么,他前任还嘲讽我,我本来就是打辅助的,你现在霸占着我的ad还来嘲讽我。



meiko就一直点投降,后来直接挂机睡觉去了。



meiko无法理解金赫奎做的事,和前任有说有笑,看着前任来嘲讽他一点反应也没有,况且,meiko用的还是个没有天赋符文的小号。



最后田野放弃了,我虽对你满怀希望,却及不上他的万分之一好。也许在一起就是一个错误,我所想的带你走出他的阴影,一切都是徒劳罢了。



田野向金赫奎提出了分手,正好休假,田野回到了云南,到家后,田野还是忍不住哭了,为什么我没有长成imp的模样,让你如此左右为难。



金赫奎,你自由了…

评论(9)

热度(55)

  1. 谁让🍃云yún云云 转载了此文字
    卧槽,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