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yún云云

出塞曲

  • 这文是借鉴其他文的,侵删

  • 请勿上升至真人*3

  • 驼妹或者妹驼吧= =没定的很仔细






        EDG朝三年,皇帝病危,太子年纪尚轻。朝内动荡不安,分崩离析,北疆蛮族趁乱起势,欲直取中原。


        圣旨钦点,大将军田野率精兵四十万,平定叛乱。


 

        出城余里,道旁落叶满地,大漠遥遥在望。


        勒马回首,田野看着远处稀疏的灯火,都城已遥不可及,满城的安详和随和从中慢慢透露出,心中立下誓言,乱不平,定不回。


        欲起步,却闻身后有人唤着田野二字,“童杨,去看看吧。”爱萝莉闻言,策马而去。片刻,三匹骏马飞驰而来,所到之处,尘土飞杨。


        抬头,田野微震。


 

        “殿下,微臣……”

 


        来者乃是太子金赫奎,田野起身下马,目带疏离,来不及阻止的金赫奎看着田野行完礼。


 

        微皱眉,“这里没有太子殿下。”金赫奎在马上,微微一笑,“此处无君臣之分,”他佯装愤怒道,“将军若在如此注重繁文缛节,便是不听我命令了?”他从不用君王之势去压制田野,他以为田野能懂……


        田野巧妙回避,半晌问:“殿下为何在此?”


        “为送将军出塞。”


        “田野感激不尽,此去边疆,誓死平乱,无胜不归。”


        “你知道我不是为听此话而来。”


        金赫奎眼睛直直的看着田野,田野无奈,微微叹气,“殿下又在执着些什么呢?”


        “……”金赫奎依旧没有动,


         “我军定能凯旋,不负殿下重望。”


   

        “……”


        “时辰不早,此地并非殿下久留之地,殿下请回吧。”城外人烟稀少,不知在何处可能隐藏着一些觊觎金赫奎性命已久之人。


        “你就要说这些?当真无话可讲了?”金赫奎眼中冷光一现。


        “……在都城,愿安好,等我回来。”他不再唤他“殿下”了,金赫奎笑了,四条眉毛在脸上展现出一片可爱。


        “我为你吹奏一曲,愿你平安。”金赫奎取出准备好的笛子,悠扬乐声,飘荡而来。


         一曲《出塞曲》,万般离愁,城外干冷的风扬起黑色发丝,田野一时失神,恍惚间,好似回到了当初与金赫奎初见的情景。


        他初次伴随父亲入宫,不慎迷路,慌乱中有笛声入耳,循声而去,荷花池畔,一抹纤小的身影印入眼帘,一双细小的眼睛与他静静相望,从那一刻起,他便知晓,他愿为此人付出一生。


        笛声遂即戛然而止,“这后半曲,留待你归来之时在听。”忽的,睁开双眼,“答应我,一定要回来。”说着,便把身上的玉佩挂在了田野身上。


        田野动容,却又不知如何开口,金赫奎虽面带微笑,其中的担忧在不经意间透露而出。


       “我答应。”田野沉思,又不流露的太过明显。随后,田野翻身上马,传令继续行军,金赫奎轻叹一声,最终还是回去了。

   


         天边一轮金月,行将坠落,大漠穷秋塞草原,孤城落日斗兵稀,田野率军北上已有一月光景了。


        此间皇帝驾崩,十五岁的太子金赫奎即位,乃是edg国新帝。蛮族等族欺新帝年幼,气势愈胜,然有田野大将军坐镇边疆,岂容她们嚣张。


  

        田野乃田大将军长子,十六岁即封安国将军,带兵打仗自是有过人之处,加之其身先士卒,各军上下一心,更是所向披靡,叛军节节败退,无不闻风丧胆。


 

        出征三月,眼看大局已定,唯独留下一小股残兵散将依然负隅顽抗。本想义和,却未曾想到,敌军就是看中田野的仁慈准备鱼死网破,她们发疯似的只顾攻击田大将军。


        田野纵然武艺过人,以一敌十却还是勉强。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一个不留神身重一箭,田野却不以为意,拔掉箭矢,回首又将一叛军斩落马下。


        北征结束,大获全胜。只是此时帐营中一片混乱。田野所中之箭有剧毒。因是蛮族奇毒,军医束手无策,拷问战俘,也无人可解。


        只半日,田野竟已气息奄奄。弥留之际,田野嘴唇翕动,似有话欲留。童杨强忍眼泪,俯下身去细听。


        “告诉他……我护了他的国……死而无怨……今生只悔……失信于他……”田野缓缓抬手,抚上胸口,似握住什么。


      “若有来生……定……不……失……约……”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果然如此残酷。帐营内外,早已哭声一片。解下护心甲,覆在田野心口之处的,竟是那块平安玉。


         童杨泣不成声。捷报传回都城,北疆叛乱已定,军队不日班师回朝。安国将军战死的噩耗同时传来。那一刻,朝堂上,金赫奎脸色煞白。只一刻,又恢复如常,除了身边的明凯,几乎无人察觉。


        “军队凯旋,论功行赏。安国将军……厚葬。退朝。”


        金赫奎起身,明凯不动声色上前扶住,深知此刻他已是脆弱至极。


        自大殿西角门出,却见童杨跪在门外。“末将保护将军不力,求陛下降罪。”


       “右将军率军凯旋,何罪之有?”金赫奎淡淡道,“陛下……”金赫奎轻轻摇头。


        明凯使了个眼色,童杨便也不再多言。只把田野临终之言复述一遍,又将平安玉奉还金赫奎。金赫奎凄然一笑。那一夜,宫中笛声萦绕,未有片刻止歇。


        半曲《出塞曲》,如泣如诉,听者下泪。


        君已驾鹤西去,悠悠玉笛,更与何人听?东方既白,笛声方歇。平安玉,保平安,却保不了他唯一挂心的人。还要它作甚?


         明凯慌忙地去捡被丢向地上的玉,慢了一步,已是脆然一响化作满地晶莹。回头,却见金赫奎惨然一笑,呛出一口殷红……窗外朝阳,竟也如血!塞上八月,飞雪连天,苍茫沙场,绝我一生爱恋。


《出塞曲》

一曲出塞梁间绕,

凝碧池头清音杳。

朱阁帝思柳依依,

玉关将心月皓皓。

胡笳十八拍不尽,

箜篌廿二弦难调。

人去庭空唯玉返,

杜鹃兀自啼残照。


        几百年后,edg俱乐部……


      

        “哎呀,金赫奎你怎么又靠着我睡着了呀!”野萌萌在一边嚎叫,其实金赫奎只是假寐啊,他就是想看看萌萌炸毛的样子。


         田野又怎么会不知道,正所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嘛。他看着金赫奎的侧颜,不知怎的心想,还好这次没有错过你。


        五年后,金赫奎田野同时退役,他们决定用剩下的时间去周游世界,一路上游玩观赏,田野在不经意间对一枚戒指露出了喜爱之情。


        在结束最后一个国家的时候,金赫奎把田野骗到了一个小教堂,在里面拿出那枚戒指,金赫奎想啊,田野你这辈子总逃不了了吧。


评论(4)

热度(15)